• 手機客戶端下載
    新浪微博 騰訊微博 QQ空間 人人網 開心網 搜狐微博
    首頁 >專題 >綜合 >戰爭 >

    日德戰爭

    原標題:民調顯示日德戰爭歷史教育差距明顯

    東京4月14日電(記者馮武勇

    劉秀玲)日本媒體14日公布的一項民調結果顯示,雖然同為二戰戰敗國,日本對戰爭歷史教育充分程度遠遜于德國,這也導致日本社會的歷史認識出現明顯偏差。

    針對日德民眾的這項調查顯示,近半數德國人認為學校對納粹德國的戰爭歷史進行了充分教育;而在日本,認為學校對戰爭歷史教育比較充分的只占13%,近八成日本人認為學校沒有好好教這段歷史。

    二戰勝利后,反法西斯戰爭盟國分別在東京和紐倫堡對發動戰爭的日德戰犯進行審判。這份民調顯示,68%的德國人知道紐倫堡審判的內容,相比之下,只有33%的日本人知道遠東國際軍事法庭的審判。而在回答知道的人中,有32%的日本人認為東京審判“不正當”,認為紐倫堡審判“不正當”的德國人僅有8%。

    正確歷史教育的缺失,導致日本社會的歷史認識出現明顯偏差。對于日本發動的那場戰爭的性質,46%受訪日本人認為既是“侵略戰爭”,也是“自衛戰爭”;認識到是“侵略戰爭”的僅有三成。但同時,65%日本民眾承認,日本對那場戰爭的清算努力“仍不充分”。

    日本對戰爭歷史教育和認識的偏差,導致與受害鄰國戰后和解不力。調查顯示,94%德國人認為德國與受害鄰國實現了和解,其中認為“很好地”實現了和解的有39%;相比之下,只有46%日本人認為日本與受害鄰國實現了和解,認為“很好地”實現了和解的日本人僅有1%。

    更多>>

    ????東京4月14日電(記者馮武勇、劉秀玲)日本媒體14日公布的一項民調結果顯示,雖然同為二戰戰敗國,日本對戰爭歷史教育充分程度遠遜于德國,這也導致日本社會的歷史認識出現明顯偏差。

    ????針對日德民眾的這項調查顯示,近半數德國人認為學校對納粹德國的戰爭歷史進行了充分教育;而在日本,認為學校對戰爭歷史教育比較充分的只占13%,近八成日本人認為學校沒有好好教這段歷史。

    ????二戰勝利后,反法西斯戰爭盟國分別在東京和紐倫堡對發動戰爭的日德戰犯進行審判。這份民調顯示,68%的德國人知道紐倫堡審判的內容,相比之下,只有33%的日本人知道遠東國際軍事法庭的審判。而在回答知道的人中,有32%的日本人認為東京審判“不正當”,認為紐倫堡審判“不正當”的德國人僅有8%。

    ????正確歷史教育的缺失,導致日本社會的歷史認識出現明顯偏差。對于日本發動的那場戰爭的性質,46%受訪日本人認為既是“侵略戰爭”,也是“自衛戰爭”;認識到是“侵略戰爭”的僅有三成。但同時,65%日本民眾承認,日本對那場戰爭的清算努力“仍不充分”。

    ????日本對戰爭歷史教育和認識的偏差,導致與受害鄰國戰后和解不力。調查顯示,94%德國人認為德國與受害鄰國實現了和解,其中認為“很好地”實現了和解的有39%;相比之下,只有46%日本人認為日本與受害鄰國實現了和解,認為“很好地”實現了和解的日本人僅有1%。

    ????4月上旬,日本文部科學省公布新一批初中教科書審定結果。在日本政府壓力下,不少教科書在歷史認識問題上再現倒退。

    相關閱讀:

    中國專家:二戰歷史不容歪曲

    日本新審定初中教科書再現倒退

    日本“編纂會”如何“洗白”歷史

    更多>>

    1914年日德戰爭 青島一戰中亞洲唯一戰場(圖)

    正在山頭上用望遠鏡偵察的日軍。

    1914年日德戰爭 青島一戰中亞洲唯一戰場(圖)

    德國守軍用重機槍與日軍展開激戰。

    1914年日德戰爭 青島一戰中亞洲唯一戰場(圖)

    日軍遺留在浮山主峰老寨頂附近的石刻,成為歷史罪證。

    這是青島120年建置史上發生的為數不多的兵燹戰火之一,交戰的雙方是意欲爭奪青島殖民權的德國和日本。這也是實力懸殊的一場戰爭,交戰雙方投入的兵力幾乎是一比十,戰爭結果讓青島歷史由德占時期翻入日占時期。這更是改寫青島城市發展走向的一場戰爭,兩個帝國主義國家在中國領土上的廝殺,使青島成為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唯一的亞洲戰場 ,5萬余名青島人經歷了長達50天的戰火洗禮。

    97年過去了,這場戰爭的硝煙早已煙消云散,與之相關的人與事也逐漸湮滅殆盡,唯有敗落殘存的遺跡和各種史料碎片,散落在文史學者的視野中。島城民間學者衣琳,通過長達十年的史料研究和實地調查,為世人還原了當年這場戰爭中的一幕幕細節。今天首先刊登的是著名的浮山戰役。

    戰端首開 兵力懸殊接近十比一

    近日,記者特意在一個晴好的天氣里,來到嶗山仰口灣畔,此時海面上的粼粼波光閃爍著炫目的光芒。遠處的筆架山巍然聳立,蜿蜒曲折的山路上三三兩兩的游人正拾級而上,不時回頭俯瞰山腳下美麗的仰口灣。但很少有人知道,1914年9月18日那個風雨交加的夜晚,一隊日軍就是在仰口灣畔登陸,并掀開了日德戰爭的序幕。

    事實上,早在當年的9月2日,日軍已調動了以第十八師團為主力的陸軍4.5萬人,配備了數百門重型攻城重炮、山炮、野炮在內的火炮和多架飛機,于山東龍口強行登陸。盡管日德雙方都很清楚,為了爭奪青島乃至整個膠東半島的殖民權,雙方遲早會有一場戰爭,蓄謀已久并且有備而來的日軍,先是在15天內先后侵占了黃縣、掖縣、平度、即墨以及膠濟鐵路沿線城鎮,最終屯兵李村向青島逼進。

    在仰口灣登陸的日軍不能說沒有遭到抵抗。當時德軍在青島構筑了兩條防線,外圍防線是浮山、煙墩山(如今的徐家東山)、四方山等制高點,驅逐中國勞工修筑了臨時炮臺,并挖掘壕溝工事、運送物資等,備戰態度還算是積極。但由于當時駐青的德軍總兵力不足5000人,幾乎是日軍進攻兵力的十分之一,因此處于外圍防線之外的仰口灣,只有少量德軍的輕騎兵負責警戒。登陸日軍沒耗費多少彈藥,就擊退了德軍的警戒部隊,并向李村挺進,與一路南下的日軍主力會合。

    值得一提的是,盡管當時日本海軍已出動了60余艘軍艦,對膠州灣進行封鎖并從海上攻擊駐青德軍,但由于德軍在膠州灣內布下大量水雷,因此青島東側登陸幾乎成了日軍唯一的選擇。數日后,又有一隊總兵力約 2000人的英軍也在仰口灣登陸,史料稱其中還有印度士兵。

    日本對青島覬覦已久,此行又配備重兵,拿下青島自然是勢在必得。還有史料可以證明日軍對戰爭結果的自信:幾乎就是在日軍主力出發的同一時間,日本國內已開始修建戰俘營,準備迎候駐青德軍的到來。兵力集結完畢后,1914年9月26日,日、英聯軍開始向青島外圍發動進攻,逐步占領了孤山、樓山、羅圈澗等處的德軍外圍陣地。

    浮山戰場 偷襲與反偷襲的爭奪

    由于雙方兵力懸殊,在日軍攻打外圍防線的戰斗中,駐青德軍組織的有限幾次抵抗最終都以撤退告終,唯有浮山攻堅戰是其中比較著名的一場戰斗。

    如今沿著銀川西路一路向東,在魯信長春花園的正對面,矗立著海拔368米高的浮山最高峰――老寨頂,很多喜好爬山的市民常把登上此峰看成是征服浮山的象征。正因此處是青島市區東側最高的位置,在百年以前機槍火炮是主要作戰武器的年代,占領這個制高點對日德雙方來說都舉足輕重。

    前不久的一個下午,島城民間學者衣琳給記者引路,沿著通道攀爬近一個小時,終于到達了距老寨頂不足20米的山脊上。通道的盡頭要經過一條人工開鑿的隧道,穿過隧道后,前面頓時豁然開朗,可以看到皇冠狀的頤中體育場。在山腰一處平滑的巖石上,刻著兩個日本人的名字:佐藤嘉平次和岡千太郎。在100多年前的那場日德戰爭中,這兩個日軍侵略者把姓名留在了這里,據說連尸骸也就地掩埋。

    就在日軍從仰口灣登陸的第二天,德軍即派58名官兵來到浮山高地設了觀察哨,并建立了5個防御工事,儲備子彈6萬發、手榴彈300枚、照明彈2000發及足夠堅持8天的食品和水,準備與日軍周旋一段時間。而日軍要想摧毀德軍在青島市區各個山頭的炮臺,就必須在縱深地帶安裝大口徑重炮,但德軍觀察哨的存在使日軍無所遁形。

    1914年9月28日凌晨,日軍派出兩個中隊的兵力摸黑向浮山發動偷襲。由于山高路陡,凌晨3時30分,這些日軍突然遭到德軍步槍的射擊,由于辨不清對方的位置,只好派出15人的小分隊迂回到德軍陣地的東南腳下展開搜索,其余日軍散開繼續向德軍陣地推進。

    4時30分,日軍再次遭到德軍的猛烈射擊,只好就地臥倒,觀察周圍地形。接近5時,天微微泛白,日軍的能見度已達二三十米的距離,終于發現德軍陣地主力位置,于是在先頭分隊的射擊掩護下,大隊人馬繼續向德軍陣地逼近。在激烈的對射中,5時20分,日軍中隊長佐藤嘉平次陣亡。接替他指揮的日軍中尉岡千太郎,沖至德軍陣前約40米處時也中彈身亡。

    5時30分許,天色大亮,日軍各個小隊距離德軍陣地只有15米左右,在近乎垂直的山崖上發起沖鋒。而駐守的德軍士兵依然猛烈阻擊,許多日軍被擊中后滾落山崖。日軍隨后改變戰術,以大部隊在高地的東側猛攻吸引德軍的注意力,同時派士兵爬上高大凸起的巨石,在德軍的頭頂上向下射擊。接著,日軍又派出敢死隊爬上山崖,并集中數名優等射手封鎖山崖方向的德軍。

    戰斗一直持續到上午10時,日軍的大股部隊集中于山腳下向駐守浮山的德軍射擊。上午11時30分,德軍只好豎起白旗向日軍投降。中午12時許,日軍全部攻占了浮山一帶高地,俘虜德軍士兵58名,繳獲大批武器彈藥。而日軍最終對外宣稱,此役日方24名官兵陣亡,近百人受傷。

    ■講述

    浮山香苑也曾是日德戰場

    幾乎就在日德雙方爭奪浮山高地的同時,在西北方向與老寨頂主峰遙遙相望的徐家東山山頭(今市北區浮山香苑內),也經歷了一場激戰。

    根據島城民間學者衣琳的研究發現,當年德軍在徐家東山的山頭上修筑有炮臺,浮山觀察哨上的德軍一旦發現日軍的進攻動向,就會通過電話通知徐家東山上的炮臺,向青島市區推進的日軍就會受到炮火的攻擊。

    從地理位置上看,徐家東山與浮山形成掎角之勢,共同守護著青島的東大門。而從浮山北側偷襲觀察哨的日軍,也很容易暴露在德軍炮火的攻擊范圍內,如不拔掉徐家東山這顆“釘子”,日軍偷襲浮山將付出更大的傷亡代價。

    于是,在偷襲浮山高地的同時,日軍的又一路中隊也同時向徐家東山發動了進攻。戰斗的過程短暫且毫無懸念,日軍最終拿下了徐家東山,德軍用來支援浮山的火炮頓時啞聲,而此時天已大亮,爭奪浮山高地的槍炮聲正酣。拿下徐家東山山頭的日軍趴在巨石上,用望遠鏡觀察著浮山高地的德軍部署,并調集炮兵向德軍觀察哨發起了猛烈攻擊,因為他們再也不用擔心德軍的炮彈會從天而降了。

    如今,浮山香苑內的登山石階已經接近山頂,荒草中還能看到登山者踩出的小路。留存至今的資料照片上,還有日軍觀察浮山的證據,距山頂約20米處的巨石上還鐫刻著陣亡日軍軍官的名字。巨石石刻昭示著青島當年的這段歷史,日德列強發起了戰爭,炮火卻灼傷著中國的大地,青島也成為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唯一的亞洲戰場。如今遺留下來的這些巨石石刻,已經成為日本侵占青島的歷史罪證,鞭策著國人奮發圖強。本版文/記者 馬正拓(圖片均為資料圖片) (來源:半島網-半島都市報) [編輯: 郭新舉]

    相關專題:青島建置120周年【 】【 打印 】【 】近日熱點

    更多>>

    相關鏈接
    日德戰爭相關信息

    日德戰爭專題欄目,提供最新新最全的香日德_呼日德 祖國_呼日德、以及日德戰爭等相關信息

    3号彩票